邢台市

作者:徐陵

叶笑言不敢再拖延了。“金,你能控制机关,打开石门吗?”

金摇摇头。“不,这是一次性器官。我试了也没用。外器打不开石门。唯一的办法就是炸毁石门。】

叶笑言大错特错。“我不能出去吗?”

小燕,你放心,他们肯定会来救你的。】

叶笑言并不担心他的安全。“我担心其他人。这里肯定不简单。也许还有其他陷阱。”

【我出去看看情况。】

黄金很快就消失了。

叶笑言突然羡慕金子来去自由。

外面的枪声很小,几乎听不见,只能偶尔听到。

叶笑言不知道外面的情况,心里有点担心。

不久,金子又回来了。

“情况怎么样?”叶笑言忙问。

金子高兴地说:“那两个人功夫很好,但是他们已经逃走了,还有人来救你。”】

叶笑言松了一口气,然后他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“你说他们功夫很好?”

是的,我们这边有几个人死伤,但是他们毫发无伤。我觉得只有安森能和他们比。】

叶笑言觉得有些不对劲:“既然他们擅长功夫,为什么要逃跑?你为什么这么容易逃走?”

[也是...]黄金也很值得怀疑。

这时,石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“小燕,你能听到我吗?”

是安森的声音。

叶笑言走近石门。“安森,你没事吧?”

听到叶笑言的声音,陈君放心了许多。

“我们很好,等等,我们马上救你。”

“安森,你听我说。这里看起来不简单。要小心,不要上当。”

陈俊皱眉,但他控制不了这么多。“我先救你。”

【小燕,我好像听到什么了。】金突然说道。

叶笑言莫名紧张。“那是什么声音?”

[滴水...我去看看!】黄金瞬间消失。

叶笑言见他如此严肃,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不可能是他想的那样...

【小燕,他们在这里装了炸弹。炸弹在一个密封的房间里。我拿不出来。他们会杀了你们所有人!】金魂没到,声音先到了。

叶笑言脸色微变。

金子出现在他眼前,他着急地说:“炸弹三分钟后就会爆炸。现在去拿已经太晚了。】

叶笑言用力敲打石门:“安森,这里安装了炸弹。快走!别管我,走!”

外面的人听到他的话都变了脸色。

他们都以为石室里埋了炸弹。

陈俊惊呆了,马上吼道:“炸药在哪里,把炸药拿来!”

这时,他们在哪里寻找炸药?

他们只带了枪...

另外,这里是地下室,我不敢用炸药。

“安森,快去,我这里还有别的通道,别管我!”树叶。

陈俊不相信他。他试图拉开石门。

然而石门被锁在墙上,他们拔不开。

“炸弹要爆炸了,你赶紧走!”叶笑言焦急的大吼。- 5327+52828o ->

..

绵阳市

作者:虞集

“你眼中的不舒服的神色,僵硬的动作,勉强的微笑,我都能察觉到。

但一开始我以为你真的好多了,以为我看到的是我的幻觉。

我以为我们分开20多年了,所以我对你不够了解。也许你变了。

然而,当我了解到真相后,我意识到我的感情并没有错。

你的病好些了,但还是很严重。

你不想让我难过,所以你压抑自己,只在我眼前展现好的一面。

我需要的不是你对我有多好,也不需要你为了让我开心而刻意压抑自己。

我只是想让你好好活着,而不是让你多受点苦。

泽新,以后不要在我面前伪装自己,做真实的自己好吗?"

南宫月如悲伤地看着他,等待他的回应。

萧泽新突然轻声一笑:“这才是真正的我。我的病真的好多了。我没有骗你。你想吃苹果吗?好吧,我给你削。”

他伸手去拿她手里的刀。

南宫避之如月。“这把刀太小了。我会让人带一个更大的。”

萧泽新:“…”

南宫月如对陈芬喊道:“去厨房拿水果刀来!”

“是的,夫人!”

陈芬正准备去拿,萧泽新猛地一把拦住了。

“站住,别走!”

他是下意识的反应,喊出来就后悔了。

南宫望着他如月亮:“在我面前做真正的你有那么难吗?”

萧泽欣舔舔嘴唇,没有回答。

她不懂,他故意装,只是不想在她面前暴露丑陋的一面。

我不想让她难过。

他们分开二十多年了,他怕她对他的感情淡了。

他对她有点不厚道,她不爱她怎么办?

这也是他如此小心翼翼,患得患失的原因。

“像月亮一样,给我一点时间,我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萧泽新低声说道。

南宫月如的眼睛微红:“你以为我在强迫你吗?其实我愿意给你时间,不管多长。而且不管你变成什么样,我都不在乎。但我不希望你受苦,尤其是因为我。”

“不是因为你!”

“为什么,不是因为我吗?如果不是我,你当时不会出事,现在也不会出事。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,所以我热切地希望你能好起来。泽新,答应我你会听我的好吗?”

听她的话给她做剖腹产手术?

“我说,除了这个我什么都答应你!”

南宫月如猛地把手一扬,把刀举在手里。

“既然这样,我要你现在就给我一把刀,你能答应吗?”

“你……”萧泽新想把手收回去,南宫快如月亮。

“给我刀,你现在给我刀,我不让你给我手术!”

“像月亮一样,别闹了,放手!”

萧泽新奋力挣扎,南宫如月。他不敢太努力,怕不小心伤害到她。

南宫月如握紧他的手,用指尖指着她的肚子。

“只要你刺,我就答应你不给我做手术。如果你做不到,那你可以自己给我做手术!”

..

金田一

作者:释宗演

摩西,他们不是怕死的人,陈俊也给了一个承诺。他们不应该这么轻率地自杀。

就算想自杀也要等到死。

既然他们什么都没做,他们就自杀了...

陈俊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叶笑言也这么认为。“安森,我怀疑他们没有说完话,对我们隐瞒了什么。”

陈俊的眼神深邃:“我也怀疑。”

“如你所见,摩西被我们折磨,从未想过自杀。为什么他现在突然自杀了?”叶笑言说了这个问题,“所以我怀疑他们害怕被折磨,害怕在被带到伦敦后说出不该说的话。这就是他们选择自杀的原因。”

“而且这时候是自杀……”陈俊分析道:“他们会害怕我们从布兰奇身上学到东西,在我们强迫他们之前,他们会结束自己吗?”

“也许就是这样。究竟是什么,让他们宁愿自杀也不去寻求生存的可能?”

陈俊皱着眉头,沉思着。

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...

“小话,恐怕事情真的不简单。”

叶笑言问:“你想到什么了吗?”

陈俊点点头。“我怀疑他们的自杀与南宫徐有关。但是南宫徐已经死了十几年了……”

叶笑言用一句话道出了关键点:“他不是死了吗?!"

陈俊看起来有点丑。

如果南宫旭没死,麻烦就大了。

如果他没有死,他们就不会再杀他了,因为他是乐山的父亲。

为了幸福,他们不能对他怎么样。

但是南宫旭很讨厌他们,怎么能轻易放过他们呢?

陈俊克制自己:“不管他死了没有,这件事必须彻底调查。也许这只是我们的猜测。”

叶笑言看着他:“你好像很关心这件事。”

陈俊点点头:“他和我们曾经是生死之交。”

叶笑言明白他的意思。如果徐南宫没死,就麻烦了。

陈俊把他的猜测告诉了南宫文祥。

南宫文祥叫他回去。他说他会派人调查此事。

陈俊拒绝了。“曾爷爷,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参与了,不放心把东西给别人。让我查一下这件事。如果不查清楚,我就不放心。”

“你不信任我的人?”

“我不信,我要自己查。”陈俊的态度非常坚定。

南宫文祥知道,即使他不让他查,他也会暗中调查。

“好吧,那么,我就交给你了……”

原本打算回伦敦,陈俊没有回去。他们想留在这里调查真相。

陈俊和叶笑言回到了两国边境的小镇。

在摩西的住处,他们仔细搜查了两天,什么也没有找到。

摩西,他们一开始就不住在这里。

他们只在这里呆了几年。

周围的人不知道他们的详细情况,甚至和他们有过接触的哈吉也不知道他们的详细情况。

可以说他们没有线索追踪南宫旭。- 5327+487874 - >

..

南合文斗

作者:黄觐

“你想问什么?”祁瑞刚糊涂了。

云的手捏在衣服上。“我有点糊涂了。有个问题。我真的很想明白。”

“有什么问题?”

云朵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在她童年的意识中,爸爸和妈妈非常相爱。

他们在她眼里是完美的一对。她一度认为世界上所有的情侣都是这样的。

老公爱老婆,老婆爱老公,一家人很幸福。

但是有一天,她学到了一些东西。她一直认为的快乐城堡并不那么美丽。

原来一切美好都是建立在未知的痛苦之上的。

所以她很困惑,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世界和她所有的判断...

齐瑞刚皱了皱眉头。他抚摸着她的头。“你怎么了?”

云回来了:“爸爸,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爱妈妈。”

瑞奇只是笑着说:“如果你爱,你就会爱。为什么?”

“难道不是因为内疚吗?”

齐瑞刚惊呆了,眼神有点沉:“谁在你面前说了什么?”

“没人告诉我什么,我偶然知道了你的过去。我以为爸爸总是那么爱妈妈,但事实并非如此……”

"..."祁瑞刚舔舔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云低头伤心地说:“我不知道妈咪的过去这么痛苦。我老爸肯定不爱她。那你为什么这么爱她?是愧疚吗?还是世界上最好的爱情要经历太多的磨难才能得到?”

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为什么男方要结婚,还要经历痛苦?不结婚,不也一样幸福吗?”

齐瑞刚眼里闪过几下:“你说你长大了不结婚,是这个原因吗?”

“嗯。我不想结婚。如果我活在痛苦中,我会很难过,爸爸妈妈也会。那我还不如一直陪着你,对吧?”云天真的眼睛闪烁着对世界的怀疑。

齐瑞刚没想到他保护的女儿从来没有被外界伤害过,最后还是被他伤害了。

云继续谈论她的苦恼:“爸爸,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?不是每个孩子都和我一样快乐吗?是不是还有很多东西,不是我看到的?”

祁瑞刚内心震惊。

“你怀疑这个世界吗?”

“是的,我不相信我的眼睛和判断。恐怕一切都不是我所看到的。

就像大哥一样,我以为他很听你的,也很愿意听你的安排,现在才知道不是那样的。

大哥有他自己的想法,他听你的,那是因为他不能拒绝你...

爸爸,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。我只是对自己有怀疑..."

祁瑞刚用力抚摸着她的头,“你的意见没有错,爸爸和你妈妈真的相爱了。

我和她的过去,只是不需要告诉你,已经过去了。

还有你大哥,他没有完全抗拒爸爸的安排,只是对其中一些不满意。

总之,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,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。"

..

玄幻魔法

大伢乐队

/ 孟昶

江予菲笑着揉了揉她的头。“知道就好。我们都是这个家最爱你的。”

艾君搂住她,亲密地说:“妈妈,事实上,我只是说我出去玩的时候在开玩笑。这段时间,我会一直陪着你,哪儿也不去。”

看着阮。“你听到了吗?下次,不要轻易教孩子。你女儿跟你开玩笑而已。”

阮,缓缓道:“真的?你说的那么认真,我以为是真的。”

“老大哥就是这么认真说的,不过我是开玩笑的。”你喜欢忙碌,喜欢和对方保持距离。

陈俊叹了口气:“我将永远承担责任。”

阮,只是不理会他的辩解:“如果是这样,那就这样吧。最近公司没事,就交给小君了,如果艾博想出去玩,我和你妈带你去。”

陈俊:“…”

艾君赶紧摇摇头:“爸爸,我哪儿也不去,我在家呢!我喜欢呆在家里。”

笑话,跟着他们去旅游,一路上她会无聊死。

她不想每天看他们示爱的时候做电灯泡。

见她拒绝,阮田零有点失望:“我们小的时候,经常带你出去玩。为什么现在不喜欢了?”

“爸爸,我小时候玩够了,只想呆在家里。我和你在家。”你的爱在微笑。

阮田零也想了想:“好吧,这段时间你就和我们一起呆在家里吧。”

其实他们去哪里玩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全家人都开心。

虽然君爱不能和两个哥哥出去玩疯,但她很乐意呆在家里。

整个晚宴,话题都围绕着你的爱情。

她在英国上学,主修音乐。

晚饭后,君爱为家人弹奏自己的钢琴曲。

后来,她还和小君齐家在训练室里打架。

用江予菲的话说,阮军是一个安静的女孩。

家里有了这样的姑娘,阮家的气氛就活跃多了。

而且大家心里都很开心,好像你的爱就是这个家的幸福果实。

当然,最幸福的是江予菲。

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淑女。

艾君在家休息了两天,被江予菲拉去练习烹饪。

“妈妈,我不用做饭,为什么要学做饭?”你爱一边切菜一边抱怨。

当她在岛上训练时,没有人强迫她学习烹饪。

她不喜欢呆在厨房里。

她宁愿战斗一个小时,也不愿呆在厨房里慢慢做饭。

江予菲站在一边说:“烹饪也是一种技能。你整天只打架杀人,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。”

“我还会弹钢琴和各种乐器,还会唱歌作曲!”你的爱忙着捍卫。

"唱歌弹琴能填饱肚子吗?"

艾君骄傲地扬起眉毛:“我的音乐可以卖个好价钱。有钱我可以请人给我做饭。”

当然,在他们这样的家庭里,她可以一辈子不做饭。

江予菲用筷子敲了敲茶几。“别停,继续切。”

你爱撅嘴,继续切土豆。

江予菲也教育她:“虽然你可以煮一辈子,但作为一个女孩,你怎么能不煮呢?”- 5327+572728 - >

武侠修真

丽水市

/ 王宏

江予菲冷笑道,她淡淡地挥了挥手:“出去,把门关上,找几个人看着门,别让歹徒闯进来。”

“可以!”点完菜,女佣真的确定没人陪她。

他们迅速撤退,门被关上了。

江予菲从浴缸里站起来,裹着一条大浴巾,关键部位被盖住了。

她赤脚走出浴室,检查了卧室的门,关上窗户,拉上窗帘,走回浴室。

阿南躲在浴缸里,从水里钻了出来。他走出浴缸,脸上还盖着毛巾。

“小姐,谢谢你。我马上就走。”他抓着胳膊,正要离开。

江予菲淡淡地说:“外面有警卫,你不能出去。如果你想去,等到明天。而且,如果你受伤了,你必须立即治疗伤口。”

阿南低下头。“我先出去等你换好衣服再进来。”

他走出浴室,去了卧室。

江予菲没有拖延时间。她翻遍了睡衣,飞快地洗了身,穿上了衣服。

卧室里,阿南负手站在窗前,背对着她。

江予菲找到了医药箱。

“你做了什么,他们为什么要追捕你?”她疑惑地问道。

阿南转过身来,已经想好了说辞:“是少爷叫我做的,他们才发现。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不能说!”

江予菲没有强迫她问。她在沙发上坐下:“过来,我帮你包扎伤口。”

“不,这个小伤无所谓。”楠淡淡回绝。

江予菲扬起眉毛:“你确定没关系吗?”

鲜血染红了他的大部分手臂。

幸好浴缸里有很多泡沫,否则不可能掩盖住血迹。

阿南犹豫了一下:“我可以自己来。”

“你一只手怎么来的?”

“我可以!”他坚持。

江予菲突然觉得自己好奇怪:“让我给你包扎一下。”

“咚咚咚——”这时,有人敲门。

“于飞,是我。”祁瑞森的声音在外面响起。

江予菲把药柜递给阿南,然后他迅速躲进浴室。

江予菲过去开门,齐瑞森走了进来,反手把门关上:“阿南呢?”

他关切地问。

“在浴室里。刚才放枪了吗?”江予菲问他。

她早些时候救了阿南,就赶紧给他打电话,他说他很快就回来。

她一直在拖延时间,但幸运的是,在关键时刻,他分散了保镖的注意力。

还好阿南一直粘在浴缸最里面,不然被发现了。

齐瑞森轻轻勾着嘴唇:“嗯。我去看看他,顺便问他点事,你就不用进来了。”

“有哪些秘密我不能听?”江予菲怀疑地问道。

齐瑞森笑着说:“现在不能告诉你,以后再说吧。”

说完,他走进浴室,关上门。

江予菲想偷听,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他们不会让她知道她不必做任何偷偷摸摸的事...

在浴室里,阿南脱下外套,露出强壮的身体。

祁瑞森看他的伤口,不是很深。

“你觉得今晚演戏怎么样?”他打开药箱,一边治疗伤口一边问道。

阿南低声道:“幸好南宫旭今晚不在。”

都市言情

贵州省

/ 蒋懿顺

朵拉咯咯地笑了。“当然,我可以为所欲为……”

结束了...

叶笑言的脑海里只出现这两个字。

到时候朵拉肯定会查出他的真实性别。

叶笑言的心有点困惑,她的脸很平静:“谢谢你提醒我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朵拉笑着说:“虽然你知道这是个测试,但从头到尾你一点反应都没有。我真的很好奇。你喜欢女人吗?”

叶笑言:“…”

朵拉走出叶笑言的房间,就在对面的门打开的时候,陈俊也走了出来。

朵拉看到安森时想起了什么。

叶笑言似乎最近才和他一起去。

她对安森笑了笑:“我之所以一直不成功,是因为你?”

她的话可谓无脑。

陈俊怔了一下,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朵拉笑着说:“也许我应该建议米砂大师用另一个人来训练小燕。”

如果叶笑言喜欢男人,她真的没有必要训练他。

朵拉丢下两句话,笑着走了。

然后只有陈俊和叶笑言面面相觑。

多拉刚才说的话,叶笑言明白了一些,但他并不在乎,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他问陈俊。

陈俊没有回答,问道:“她在这里干什么?”

叶笑言没有隐藏他:“姐姐多拉是来训练我的,但我一直在安静的里面。”

最后一句话,叶笑言说得有点得意。

他很坚决,也做到了安森说的,要求内心安静。

陈俊扬起眉毛。他想起了朵拉刚才说的话,立刻看着叶笑言的眼神有点不同。

叶笑言非常敏感。他莫名其妙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陈俊走到他面前,淡淡地问道:“你对她一直很安静?”

叶笑言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“我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

“是的……”叶笑言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些。

“怎么能没感觉呢?”陈俊的黑眼睛似乎想看穿他。“即使是我,在训练中也不能做到内心真正的平静。”

他说的是实话。

即使不喜欢对方,在对方的引诱和迷惑下,他还是会有一些不稳定的气息。

他的专注力已经很好了。

都说异性互相吸引,只要喜欢异性,对方长得不差,各方面都很好。说他们在对方优越的引诱和诱惑下不能无动于衷是有道理的。

这样的测试只看谁的专注力好,谁能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。

至于身心的感受,很难控制,克服这个困难需要时间。

当然,有反应不代表动了真情。

这只是暂时的生理反应。

如果在这种情况下,有人真的做到了内心平静,没有任何波动,原因无非是几点。

1.他心里有一个喜欢的人,所以对别人没有感觉。

2.他经历过很多战斗,见过世间各种各样的事情,所以可以对那些低招的人无动于衷。

3.他喜欢同性而不是异性。

陈俊认为叶笑言不可能是前两个。

很可能他是最后一个。他喜欢男人而不是女人...-5327+376171->

历史军事

城口县

/ 李阶

邓恩很不高兴。“恐怕过两天你就不能多说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你不懂。

“他越喜欢你,你越说不出口。”

你的爱被卡住了。

是的,刘易斯越喜欢她,她就越不敢伤害他。

刘易斯是她的好朋友。有一次他给了她很多欢乐,她真的不想伤害他。

然而,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...

艾君真的很尴尬。以前看电视的时候,女主角张不开嘴拒绝其他喜欢她的男人。她也觉得女主角太优柔寡断了。

现在落到她头上,她知道伤害一个对自己很好的人真的很残忍。

但是不拒绝是很残忍的。

所以怎么拒绝是个问题。

“过两天我一定会说的。”艾君认为这件事真的不能再拖延了。

多恩让她走了。他转过她的身体,他的眼睛是黑色的。“现在,你不用说话了。我会和他谈的。”

“不可能!别走!”想都不用想就可以摇头。

“我会告诉他的。我会告诉他,你就不用尴尬了。”

“没有”你爱或者摇头。“我来告诉你这件事。我逃不掉。别走,过两天我再谈。”

“为什么是两天?”邓恩低声问道。

艾君咬着嘴唇说,“我还不知道该说什么……”

“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”唐恩坚定地说,“我不想再等了,我想和你在一起,我等不了一天。刘易斯该知道你的决定了。你不说,他永远抱着希望。”

“如果我今天没到,你会怎么回答他的问题?”邓恩突然问道。

你爱怔了怔,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。

他确实听到了刘易斯说的话...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。我当时想跟他说清楚,可能说不出口。”

邓恩揉揉她的头。“所以你必须早点说。越往后拖,对他的伤害越大。”

“你说得对……”你喜欢点头。

“我们晚上去的时候,你可以告诉他。你不知道说什么,我就说。”

“非得是今天吗?”你的爱可怜地看着他。

邓恩不为所动。“当然!”

“好吧。”你的爱必须妥协。

唐恩娇笑,“这就对了。但不用担心,刘易斯会理解你的。”

“你又知道了!”你爱没好气地盯着他。

邓恩忍不住搂住了她。“我当然知道,如果真的没有恢复的可能,他会放弃的。在你真正做出决定之后,我和他都不会为难你,强迫你。”

你爱瞪大眼睛,“别吹牛!我看你不是这样的,你肯定会威胁我的!”

唐恩垂下眼睛,温柔地看着她。“你没听懂我说的话。我说,你做了决定之后,没有任何挽回的可能。

我强迫你,那是因为我知道,我还有机会,我知道你对我不是没有感情。

既然有机会,自然要争取。而且你的性格太执着,你一开始就接受了你和刘易斯之间的感情,即使感情不深,你也会一直坚持下去。

如果我不推你,你怎么能做出改变,怎么能想通?"

科幻灵异

周杰伦

/ 王赞

他贪婪地看着她的眉眼、鼻子、嘴唇,几乎从未放过任何一个地方。

他能偷偷看到她的时间不多了,他必须把她的样子深深地记在心里,然后回忆一辈子。

想着以后的日子只能靠回忆阮来度过,的心快要窒息了。

他是真的舍不得她,但是他不能再放弃了,他必须让她走。

想到这里,男人薄唇撅起,手掌克制握紧。

于飞,你能允许我再吻你一次吗?

他在心里轻声问,然后他低下头,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地吻着她的嘴唇。

她的嘴唇还是软的,只是有点冷。

阮,想深深地吻她,暖她的唇,但他只能触摸它,品尝它。

否则你会吵醒她。

不放弃身体,他再次深深看了她一眼,转身慢慢走出房间。

那天晚上,江予菲做了一个模糊的梦。

她梦见自己穿着水晶鞋站在盛大的舞会上,而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英俊王子向她走来,然后他低下头吻了她的嘴唇。

第二天早上醒来,她想到了这个没有情节的简单的梦,觉得很好笑。

灰姑娘看了太多故事是真的。真是没日没夜的梦。

江予菲的腿没有其他问题,除了一些擦伤。

医生说她可以下床走动,但不能累。

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一上午后,江予菲再也无法躺下了。她感到背痒,快要长痱子了。

吃完东西,她对李阿姨说:“李阿姨,我想下床走路,可以吗?”

"当然可以,但是你只能在房间里适当地走动,不能出去."

“嗯,没问题。”江予菲笑着答应,她并不打算出去。

李婶扶她下床,感动得头疼。

她眉头微皱,李阿姨问她疼不疼。她摇摇头说没事。

江予菲站起来,在李婶的搀扶下走了几步,觉得很累。

这个身体太差了!

“李薇,我不明白。我和你少爷离婚了。为什么我出车祸的时候他让你照顾我,让医生给我治疗?”

李阿姨开心地笑了:“自然,少爷喜欢你。”

江予菲的脸变红了,她的脸很瘦。

但她暗暗想,既然喜欢她,为什么不来看她呢?

“李阿姨,你师父不知道我失忆了吗?”

“好吧,等你醒过来,主人不会再听到你的任何消息。他答应放过你,放你自由,但他舍不得。他怕听到太多关于你的消息,舍不得放手。”主人就是这个意思,反正在她看来就是这个意思。

江予菲微愣,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
那个男人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,居然喜欢她到这个地步。

江予菲的心微微跳动。不知道为什么,还是有些淡淡的伤感。

“江小姐,你还想走吗,你想休息吗?”

“别走。”

“好吧,我扶你上床。”

“谢谢你,李阿姨。”江予菲不好意思麻烦她这样照顾她,害羞而感激地说了声谢谢。

游戏竞技

比约克

/ 封抱一

是的,她只是不敢相信。除非别有用心,他才会对她好。

“雨菲,凌对你好是好事。既然他想带你出去买东西,你可以和他一起去。你不常出去,今天让田零带你去玩吧。”他会听他们的谈话,他太忙了,没有时间添油加醋。

想知道阮、的来意,就点头答应陪他出去。

我不好意思在家里问他,但我可以在外面问他。

上了他的车,她直接问他:“你今天怎么了?”有什么目的就说出来。如果你需要我合作,我会尽力合作。"

阮,发动了汽车,微微一笑:“我真的需要你的合作。”

“说吧,什么事?”她知道他有理由。

男人扬起迷人的笑容,淡淡地笑了笑:“请你配合我尽情逛街、玩耍、购物好吗?”

江予菲惊愕地看着他。他握住她的手,在唇上吻了一下。他温柔地说,“于飞,给我一个伤害你的机会。”

他眼里满是宠溺,语气是那么温柔。

你说的更深情...

江予菲心里一颤,不是被他感动,而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她习惯了他对她不好,对她凶,对她冷的事实。

突然面对他的宠溺,她感到不知所措。也许她生来就是受虐狂。她还是希望他对她正常。

她抽回手,淡淡地说:“阮田零,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。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“如果我说昨天被你对我的关心感动了?”那人笑了。

江予菲停顿了一下,然后发出嘶嘶声。

只要照顾他一天,他就会感动?

笑话,他这么容易感动,她就不会重生了!

她以前配不上他吗?

为他考虑一切,为他做一切。但他非但没有被感动,反而越来越恨她。

他根本不是一个会被感动的人。

他的喜好只取决于他的想法,完全不受外界因素的影响。

所以当他给出这样的理由时,她根本不会相信,知道他不是真心的,一定是别有用心。

她的嘲笑改变了阮的面貌。他很平静,不开心。“你这么不相信我?”

“我信不信都没关系。反正你也不在乎我的信任吧?”

阮,放下手,发动车子,叹了口气,道:“想什么就想什么。我知道你会相信我会真的对你好一段时间,你不会相信的。那你只能让时间证明一切。”

江予菲在心里点点头。是的,让时间证明一切。

证明你不可能真的对我好!

阮带着逛了一天商场,他很会挑女人的东西。让她试试他看到的一切,然后把一切都包起来。

世界名牌衣服,一件价值几万,他不心疼给她买了十几件。不同的颜色,款式和组合。

店员下了一个很大的订单,他非常乐意守口如瓶。

敲出音符列表,也是一长串。

当然,江予菲并不是唯一上榜的消费品。

最后更新